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 > 详情
官方正版
9.8
玩家评分

评价我的世界游戏

3星吧,先说明,这三分一分是给Mojang,一分给mc这个世界,还有一分给八年前发现这款游戏的自己。

(一)相遇

该怎么说呢,mc可以说是很多人的集体记忆了。当时我接触mc的时候是pc的1.4.6版本和pe的0.7版本。1.4.6版本东西和现在的1.10差距不是一点的大,但每天回到家打开电脑在自己的世界中一点一滴的建造牧场,修建铁路,下矿刷怪,这些快乐不比现在的版本差。而pe的0.7东西更是少的可怜(虽说和0.1版本比起来东西确实多了不少……),没有无限地图和天然矿洞不说了,现在很多人喜欢的红石,附魔,地狱都是没有的。

(顺带一提,0.7的地狱其实是有的,不过是用金块和钻石块搭成一个小塔,然后点那个核心就会在现实世界生成一个很小的地狱塔,里面会出现几只猪人和很多地狱箱的东西)

我最开始接触0.7是在美国游学的时候。那时刚刚和新舍友搬进寄宿家庭,两人都大眼瞪小眼没事干,这时已经玩过pc的mc的我突发奇想看看手机上有没有mc,就去搜索了一下,结果发现真的有,于是我就我招呼舍友一起玩。

仍然记得我们出生在一片小树林靠近高山的附近。那时我们刚进入那个世界,一切都是新鲜的,两个人就一起跑来跑去转了一天。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完成了第一栋房子,也做出了第一把弓(当时我们还抢着玩)。时间慢慢过去,我们的石头已经放了五六个箱子(那时候没有大箱子)放不下了,都没有挖到金子或者钻石(因为我们很想看看地狱塔长什么样,而地狱塔我是听一个美国同学说的),而且再过十几天游学就结束了,我们也要分开了。于是,我们就决定建一栋巨大的石头酒店。

关于这个石头酒店,我记得不是很清。但它的规模绝对是不小的(大概50*50的样子)。要知道当时那个版本没有潜行,在生存模式下的我们摔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但每次复活我们都会直接再拿上一组石头去建造。结果,在游学结束前几天,我们完成了这个史诗级的建筑。很可惜的是,我们还没来得及享受这个酒店,游学结束了。当时地图是在舍友的手机上开的,而且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转地图,于是他就载着那个属于我们二十多天的回忆从我的人生中匆匆走过了。说实话很怀念当时的点点滴滴,我甚至有想过去深圳找他,但后来我也明白有些东西,到了限度就会逝去,不再回来。

(二)服务器(Ⅰ)

回国后我自己也开了很多的生存和创造,慢慢的也摸清了mc的一些套路(比如开局先挖三个木头摸木稿子快速进入石器时代之类的)。但一个人玩还是让我有些没意思,于是我就想知道怎么和别人联机(当时连局域网联机都不知道)。在百度贴吧的一个帖子上,我了解到了一个叫服务器的东西。于是我就拿了张纸把服务器ip和端口抄了上去,再蹩脚地打进了mc里面。我无法用言语形容当我在“服务器加载中”后进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的时候的感想。我那是才发现原来mc也有这种玩法。

刚进服务器那时候是凌晨一点多。在坐下角显示“xiaofeng 加入了服务器”不久后,有个叫sky的人发了一句“你是新人吗?”

总之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邂逅。当时的服务器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他是腐竹的朋友兼op,而我只是服务器芸芸众生的玩家中的一位。通过简单的交谈我明白了服务器的规则和什么是op。我记得他当时好像有些忧郁,无论是在和他的交谈中还是看着他的角色总是看着满天的繁星。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问我说“你想在服务器中做什么呢?”。我想了一想,回想起了一年前我和名为“mowang”的人建造的那个石头酒店,我就回答了一句“我想建一个旅馆”。

他沉思了一会,说了一句“那我给你权限吧”。我当时惊讶的发现自己变成了创造模式,但很快就明白了是他的指令给我的权限。我们特意挑了一个离新手公寓有一定距离的地方开始打打起了地基。建造的过程我们并没有过多的交谈。我没有问他为什么要给我权限,也没有钱问他他是不是有些忧伤。同样,他既没有问我我建旅馆的原因,也没问我这么晚来服务器的理由。我们两个人就在无声的月光下用原木和石头搭建着,虽然没有交流过,但我们却能明白对方的建造意图,我也觉得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太阳刚出来前的三个小时,我们完成了我们的“杰作”。说实话现在想起来那也确实不是很好看,而且规格也不是很大,但却让我有很大的成就感。在离开服务器前,他取回了我的权限,对我说了一句早安,就离开了服务器。

后来,“sky 加入了服务器”这一行字,我再也没见过。

在旅馆建成的第二天,我就到处拉客人。每有一个玩家加入服务器,我就问他们“你们想要入住我的旅馆吗?”结果很多的回复是“啊抱歉我已经买了地了”或者是“其实我是op啦”之类的。就在我灰心丧气的时候,一个叫“black”的人加入了服务器。当我敲出发送了很多遍的话时,他回复了一句好啊,这就是我的第一位客人。

当时的服务器没有什么金币一类的货币,于是我就让他给我十个原木就行了。他入住后街简单地设置了一下出事点就说“我还有点事先下了”离开了服务器。

在black的鼓励下,我继续邀请着客人。期间我的举动也被一些op注意到了,他们和我进行交谈,希望我能做大一点,成为他们服务器的卖点。其实想想看旅馆这个东西能成为什么卖点呢,但0.7的版本就是这样,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插件,每个服务器能存活多久都是个迷,大家都想为此留下些什么。于是,在op们的鼓励下,我一面建设着我的旅馆,一面招呼着我的客人。在我身边的朋友玩着lol的时候,我却打开手机登进服务器做着我的酒店老板。

没过多久,我就和服务器大部分人都相识了。腐竹也曾问我想不想做op,但我拒绝了,因为比起管理者们我更想做一个玩家,做我的旅馆老板。有一次我问到sky去哪里的时候,他们沉默了一会,告诉我sky要考研了,估计再也不会进入服务器了。

很奇怪的是,sky和mowang一样只是我接触了很短时间的“路人”,甚至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但他的神情,姿态居然会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沉默了一会,打出了祝福的话语希望他们能帮我转达。

就这样,我的旅馆继续营业着,期间不乏很多让我印象深刻的客人,比如永远赊账的kong,沉默寡言的fly,还有很多人的名字我都忘记了。他们有着他们自己的个性,我们这些“陌生人”就这么在这个小小的服务器中交谈玩耍着,度过了我难忘的三个月。

其中有一次,腐竹突发奇想想要搞个拍卖会,就问我能不能租用一下我的旅馆。我说“当然可以啦”,于是腐竹就带着几个op开始在我的旅馆楼顶搭建拍卖会的平台。

拍卖会开始时间是晚上八点。腐竹看服务器也有二十来人了就准备开始了拍卖会。大家在那个小小的平台上拥挤地坐着(其实还是站着),等待着拍卖会开始。说实话我到现在都不确定那个晚上究竟是我亲身经历了一场拍卖会还是只是游戏一场,但说实话我感觉那个时候的mc就已经成为了我的第二人生,我无比的享受着这一切。至于拍会结果自然是我买下了大部分物品(一来是我开旅馆赚了很多,二来是很多人只是来看热闹的),大家开开心心地互相道别离开了服务器。

一周后,服务器注销了。

这一次我没有去问腐竹或者op们。我明白这一切总有一天会结束,而我能做的,就是好好地记住这一段时光。

(三)大家

从2012年开始,mc突然就开始火起来,基本上不用看也能知道周围的人横拿着手机在玩什么游戏。有的人会选择进行紧张的生存探险,而有的人会选择建造自己的天地。在这期间我也不乏加入一些服务器,但除了外国的“hungry game(饥饿游戏服务器)”以外,我都没有多大印象。我曾多次因为学业的事情放下这款游戏,但最终还是会找回它,找回我以前的时光。这款游戏的魅力就在于此,它已经超越游戏,或许还会更多。

我与mc发生的点滴还有很多,像是进行了mc的实况录制(在b站和优酷上有发哦,大家搜索TQX风定落花就能找到了呢),进行js的编写,皮肤的定制之类的事情。但由于时间有限我也只能草草的写下这冰山一角的故事,因为要讲的话估计三天四天都讲不完吧。

如果您能看到这里,那对您表示由衷的感谢。但说实在的,这篇评论比起评论,更像是我自己的一点点“私货”,也许,只是单纯地为了怀念当年的mc日子罢了。

相关推荐 +more